相关文章

“经典”永不停止 9月底,87岁的爵士乐歌唱家托尼·班奈特首度献声...

来源网址:

[ “他()能够完美地诠释出创作者心中的想法,甚至比原有的还要更好。”弗兰克·西纳特拉在1965年接受《生活》杂志的访谈时说 ]

如果不是在二战前线所经历的那几年,班奈特(Tony Bennett)也许就不会唱出那样动人的“Fly me to the moon”或“I leave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1944年,18岁的班奈特应征入伍,跟着其他美国大兵一起踏上欧洲大陆,跟德军进行最后的殊死搏斗。作为步兵的一员,班奈特被派到了战争的最前线,他后来回忆说那里“就好像是地狱的第一排座位”。经历了天寒地冻、枪林弹雨,这个年轻的美国小伙子多次与死神擦身而过。成功地渡过了莱茵河、渡过了科赫河,把德军逼退了一个又一个城市据点,他终于完好无缺地回到了故乡纽约。

这位来自意大利移民家族的小孩从二战战场回来之后不久就与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签约。从这时起,他正式开启了自己超过60年并且还在持续进行中的歌唱生涯。他生平总计灌录过上百张唱片,缔造了全球5000万张专辑总销量,并坐拥包括终身成就奖在内的13座格莱美奖和公告牌世纪奖。他被尊为美国唱片工业中诞生的“最伟大的歌手”,并在全世界乐迷心中与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并列为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爵士歌王。

今年87岁的歌唱家现如今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活化石”一般的待遇。“通常在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不过我喜欢与众不同。”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现今演出环境的变化,“不变的是在艺术与商业中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我创作的前提是努力做出让人铭记的专辑,避免追逐潮流——虽然那样能够在短时间里受人追捧,但在几周过后就成为了过眼云烟。”

9月19日及20日,爵士歌王首度献声上海,两晚在The Mixing Room & MUSE的演出将成为今年“上海爵士周”的压轴大秀。而与此同时,这位永不停止音乐生涯的歌唱家也将发行最新的一张唱片“The Classics”,由艺术家本人亲自从过去20张录音室专辑中挑选的作品精选成集。“有些歌曲虽然是50年前,甚至是500年前创作的,如今人们听起来也仿佛是在讲昨天的事情。”班奈特就这样把那些老情歌唱出了隽永不息的生命。

托尼·班奈特出生在大萧条时代,从小在纽约皇后区的阿斯托利亚过着艰苦的生活。在他十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这令小班奈特的童年与少年都沉浸在巨大的忧伤之中。为了排解消极情绪,他迷上了音乐。他不但对Al Jolson、Eddie Cantor、Judy Garland和Bing Crosby这样的流行歌手作品了如指掌,还深深地陶醉于路易斯·阿姆斯特朗、Jack Teagarden和Joe Venuti这些爵士艺术家所制造的氛围之中。

他的叔叔迪克是当地一位小有名气的舞者,这令他早早开启了对演艺行业的认知。十岁的时候,班奈特就开始在公众面前唱歌表演;与此同时,他对绘画的热爱与天分也早早地展现了出来。很快,这位长着意大利人面孔的少年就开始穿梭在各种意大利餐馆,一边当服务生端盘子,一边抽空上台演唱。

本来他也有机会去当地高中系统学习绘画与音乐,但为了贴补家用,16岁的他就退了学,早早地进入了社会。他曾经在美联社当过临时工,在各种各样辛苦又收入微薄的地方做过事,但最终他还是把目标锁定在了专业的演唱岗位上。凭借着一副低沉嗓音、优良的乐感天赋,班奈特不久之后就在纽约各个酒吧、餐厅里赢得了不错的反响与口碑。

这些早年的经历对于日后加入唱片公司、开始职业音乐人生涯的班奈特来说,始终都是永远难忘的黄金岁月。“我最早的时候在皇后区的Astoria一边当服务生一边当歌手时,我告诉自己就算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歌手,能够这样我也会很开心的。”他说。

这种初衷随着成就与名望的到来很快就被遗忘。

上世纪50年代,从战场归来的托尼·班奈特在首发第一张唱片之后大获好评,迅速得到歌迷与同行的赞赏。但这种每发新作都占据当时歌曲排行榜首位的局面在60年代中期遭到了改变——披头士所代表的一大批摇滚音乐人汹涌来袭,在他们年轻活泼的曲风之下,班奈特所擅长的深情款款显得尤为老派。

跌跌撞撞到70年代末,他遭遇了人生最大的一个瓶颈期:人们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他的音乐,第二段婚姻也走到尽头,自己由于不善理财而开销拮据,甚至还染上了毒瘾。

“人一生总有起起伏伏,在某一时刻我决定离开一直合作的哥伦比亚,转而专注于绘画。”他说,“但有趣的是,在那期间我独立制作了我最好的两张专辑。我和Bill Evans一起录制了那两张专辑。那段时间,我充满了创作力。”

这个良好的转变也源自他的儿子丹尼·班奈特。丹尼也想和父亲一样踏上音乐创作之路,但逐渐在实践中意识到自己缺乏父亲那样的表演天赋,反而极具经营头脑。于是他签约成为了老班奈特的经纪人。如此一来,在既了解托尼又洞悉市场的儿子帮助下,曾经的“秀场歌手”那般油头粉面的形象在观众心目中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与爵士乐手们一起、在昏暗光影下轻轻摇摆的优雅与深情。

如此一来,托尼·班奈特就成功地从50年代一路走到了的第二个十年。他所演唱的那些老情歌从“流行”演变成了“经典”,组合成整整一部“美国伟大歌集”(the great American songbook),受到后代新人的不断翻唱与致敬。

“对我来说,托尼·班奈特是当时业内最好的歌手。我第一次看他演出时就惊艳了,他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我。他能够完美地诠释出歌曲创作者心中的想法,甚至比原有的还要更好。”弗兰克·西纳特拉在1965年接受《生活》杂志的访谈时说。这位同时代的伟大歌者和他所赞誉的班奈特一样,都用饱满的感情与动人的情歌表达了人类最为真挚的美好。